西染

【毕侃】匆匆

我好想看过期:

星期二想吃羊肉串:



马兰花:



















*另一个题材,比较俗气,特糙,一发完
*10000+字
*有1點點皇权富贵
*OOC








01.








04:11 AM








李希侃第七次在这个时间醒来。








他又梦到了初遇毕雯珺那天。








现实里发生的事情不经任何加工、细致到复制每个细节,在他梦里重演,演到黑夜降临,一天结束,两人分开。他刚好醒来。








手机屏幕上亮着的又是熟悉的数字,他无奈的换了个姿势,转向左边,像往常一样,盯着毕雯珺。








睡姿平稳,安静如常,没有被梦境困住的烦恼。








这也是他第七次自然醒后盯着毕雯珺的侧脸,比起自己奇准无比的梦和生物钟,他更感兴趣的是毕雯珺七天如一日的睡姿。








他每次醒来,都看到毕雯珺平躺着,被子拉到胸口的位置,手服服帖帖放在被子上,右手盖着左手。无论昨晚有多么混乱激烈,他都是这幅样子。像一个沉睡中都保持高度戒备,随时会醒来的杀手。








可惜毕雯珺不是杀手,只是一个睡得很沉、可能有强迫症的普通人。








李希侃已经把他的侧脸深深地刻进了脑海里,但每次醒来都不厌其烦,看上一遍又一遍。








他的线条介于硬朗与柔软之间,是画师随性挥洒、一笔勾成的作品,但抵得过所有费尽心思、郑重其事的雕琢,是世间独一份的优越。








这次欣赏完他的侧脸以后,他又把目光转向了脖子。








其实从第一天见面,他就在观察毕雯珺的脖子,他看的最多的地方不是毕雯珺注视他的双眼,而是他的脖子。










毕竟那是他要下手的地方。








02.








毕雯珺醒来,发现李希侃又在看他。








“你没睡吗?”








“睡了,醒了。”








“睡那么晚,醒这么早,一会歇着,别跟我去书店了吧。”








“好。”








对话也是第七次重复,不同的是李希侃这次答应了。








毕雯珺坐起来,伸了个懒腰,活动了一下脖子,骨头发出咔咔的响声。








李希侃躺在床上,看得更清晰。毕雯珺使劲的时候,脖子的线条是最美的。因为仰头而拉长,又被侧身的动作带的紧绷起来,肌肉和骨头被唤醒,在明暗里交替动作。








李希侃一直很好奇为什么他动脖子会发出响声,那是他做不到的事情,可惜没有透视功能,看不到里面的运作情况。他不止一次想象拿起他的头,从他脖子的横截切口里观察的景象。








毕雯珺不知道身边人已经在脑内把他大卸八块,下床去洗漱,收拾好自己出了门。








没一会,他又折回来,把买好的早餐放在桌子上,叮嘱床上的李希侃记得吃饭,然后又出门。









李希侃看他做完这一切,真正地出门,才蒙着头,放心睡去。








白天他不会做梦,不会被重复的梦境折磨,通常是眼睛一闭一睁,就过去了几个小时。也只有这时候,他才能补充睡眠,养精蓄锐。








被吵醒的时候,他身体比大脑先一步醒来,敏锐地睁眼坐起,动作幅度太大,吓到了进门的毕雯珺。








毕雯珺的动作很小心,知道他眠浅,不想吵他,但没想到只是腿磕到茶几的小小响动,就让他惊醒,还一副如临大敌的警惕样子。他蹑手蹑脚间突然停住,动作有点可笑。








李希侃不确定过去了多久,厚重的窗帘遮挡住了自然光,屋内只有门口探进来的光让他们看清彼此。他从暗淡的光色中判断出这是临近深夜,毕雯珺“下班”回家的时间。








“今天回来挺晚,天是不是快黑了?”








毕雯珺没忍住笑出了声,走过来弹了下他的脑门儿,让他清醒一点。








“这是早上,我刚到书店发现忘拿钥匙了,回来取,你睡糊涂了?”








“哦?是吗?可能是吧。”李希侃揉揉眼睛,做出真正睡懵的无辜样子。








毕雯珺再次叮嘱他别忘了吃早餐,然后拿着钥匙出门。








这一下搞得李希侃毫无困意,他掀开被子下床,洗好脸刷完牙,光脚走到茶几边,摸了一下毕雯珺买给他的包子,还是热的。








他拿出来一个,刚准备吃,突然听到短信铃声。是专为某个人设置的特殊铃声,听到这个铃声,就像士兵听到哨声,无论在干什么,都得立马停下。








他丢下包子,走到床边,看到手机中央悬着一条短信,来自Justin:








“一个月了,怎么样?”








他比较怕这种催促性的质问,问的是他目前最纠结的问题,让他觉得很棘手。








“还在等。”








他回了个模棱两可的答案,怕Justin再细问等什么,好在没有,那边没了消息。








他以前讨厌的Justin的冷漠和不多过问,这时候让他松了一口气。








不过“一个月”这三个字突然提醒了他,虽然他们才同居七天,但论起他和毕雯珺的初次见面,已经过去了一个月。








03.








一个月前








毕雯珺早早来到书店,开始整理书架,把昨天刚到的一批新书整整齐齐码到架子上。








一般这个时间很少有客人来,但他整理到第六层的时候,发现书架对面站了一个人,正在低头看书。








他没注意到客人什么时候到的,看到他手里的书,发现是门口书架上自然科学类,拿着那边的书来这边看,不知道是何用意。








毕雯珺继续码书,这个高度刚好挡住男生的脸,他往左走了两步,继续码,又看到了男生的脸。








毕雯珺假装看不见他同步同频的平行移动,书码的越来越快,对方也移动的越来越快,直到他码完这一排的最后一本,再往左走一步就到了过道,男生也跟着移了出来,两个人没有书架相隔,面对面。








男生终于舍得把埋在书里的脸抬起来,“啪”一声合上书,对他笑了一下。








看起来是学生的样子,毕雯珺问他:“需要购书服务吗?”








“需要!”








男生终于等到了他这句话,兴致满满。








毕雯珺先问了他名字,按说这种时候不需要询问客人姓名,但他没来由觉得这位客人并不是普通客人。








“我叫李希侃,木子李,希望的希,侃侃的侃。”








毕雯珺边领着他走边问:“砍砍的砍?你这名字可真有意思。”








“哦是吗?好多人都这样说。”李希侃跟在后面一脸傻乐。








“你喜欢什么类型的书?”








“我…我喜欢科学科普类的吧应该。”








毕雯珺领着他到了门口那个书架,拿出来最上面一本,递给他:“这是美籍华裔作家马格兰特·花写的《第零空间》,从量子物理学角度假设了第零空间存在的可能性,以及空间内可能出现的阶级分布与社会现象,说的挺有意思,可以当科幻小说来读,你看看怎么样。”








李希侃接过,很感兴趣的样子,翻着看了一下,问他:“当科幻小说?意思是你不相信第零空间的存在吗?”








“一半一半吧。”








李希侃看完了简介,又问:“这里说,现存的第一空间相对于二三空间来说是压迫者,但不算是最残暴的,第零空间才可能是第一空间最后的掌控者,同时控制着三个空间的……杀生权?哇说的这么可怕的,我们这些第二空间的普通人岂不是很危险?”








毕雯珺看他那么入神,认真思考的样子还蛮可爱。








“你要是感兴趣,可以先借回去读。”








“可以办借书吗?那好吧,我先借走这本。”








李希侃合上书,夹胳肢窝里,让毕雯珺又给他推荐了几本相同题材的,然后到前台办了借书证。








看到毕雯珺拿出来一个小证件,他还有点纳闷,现在科技都那么发达了,这个小书店还弄的是手写证明。也是,和书店古朴简洁的装潢很搭。








毕雯珺帮他把内容写好盖章,告诉他以后借书还书都出示这个证件就行,押金是块100钱。这个价格又让李希侃心中一惊,这样很容易让别人拿着书跑路诶。








这家店还真是原始又老实。








借完书,李希侃趁热打铁,赖着不走,和他聊天直到他下班,才互相告别,打车回家。








到家了他把书都扔床上,根本没有兴趣看,正思索着下一步该怎么做,突然听到了短信铃声。









Justin:见到人了吗








:见到了,和照片一模一样,个子很高,人也蛮好的。








Justin:一切正常吗








:正常,他什么都不知道呢








Justin:OK








对话结束。








李希侃无语,他这个上司从来一句废话也没有,问完自己关心的事情就立马挂机,语气也冷冰冰的。








他合上电脑,从兜里翻出来那本借书证,看到圆形红章下毕雯珺潇洒的签名,摩挲了两下,感觉像在摸毕雯珺真人。








名字旁边是一个银色小字“贰”,这是第二空间的标志。
第二空间的所有东西生来都带有这样的烙印,李希侃是第一次见。








04.








世界有三重空间,按一二三排列,书面上叫第一第二第三空间,但私下里他们都叫“富人空间”、“普通人空间”、“穷人空间”。








穷富两级的人总是很少的,多的是普通人。但在这三重空间之外,还存在一重成员更少、关系更特殊的空间——第零空间,又叫“掠夺者空间”。








二三空间的人不知道第零空间的存在,第一空间也只有很少上层人士对第零空间有所了解,维持着交易关系。交易的物品是“时间”。








掠夺者们从二三空间夺走时间,再贩卖给第一空间的人。








第一空间的富人总是贪婪,不仅想要钱,还想要长生不老,想用更多的时间享受金钱带来的快乐。








时间这个东西,从来不会失去热度,无论过多久都会有人买。人对死亡恐惧永存,对时间也就索求不止。








掠夺者也不会有“资源枯竭”的烦恼,二三空间的人数目庞大,只要有人出生,他们就有供货来源。








李希侃来自第零空间最大的“Time Takers公司”,是掠夺者。








他这次的猎物是第二空间的毕雯珺,他要掠夺的是毕雯珺的时间,时长为五十年。








这个长度算少的,毕雯珺运气好的话,被掠夺了五十年,还能活着,只是突然变老五十岁,而且除了自己以外,所有人都自然接受而已。








他之前一直在第三空间执行任务,在那些人物质匮乏的基础上,又无情地掠夺走他们的时间,几乎每一个人的结果都是死亡。








而且那些死亡被冠上“疾病”、“意外”的名号,不会有人察觉到掠夺者的存在,也因为人类对天灾人祸带有原始的服从性,他们工作完成,不费什么力气,消除对方记忆,就能很好地撇清关系。








这也是他们谈笑间自称“死神”的原因。








李希侃工作时间不长,现在只有4110年的业绩,他这次被分配到第二空间,第一次接触“普通人”的世界。








他打算这次执行任务用时久一点,可以在第二空间好好玩玩。









但毕雯珺太好骗,活动范围又小,让他没费什么力气,就搞到了手。








对掠夺者来说,工作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休假,可以在不同空间的不同地区生活一段时间,只要卡准点,在最后一天的最后一分钟才解决目标,也不是不可以。








Justin催他,是因为他的原定时长是三十三天。








李希侃对不同目标设计的时间不同,他在了解了对方资料以后,凭借对样貌和身份的好感度,分配时间,因为有喜欢同样数字的恶趣味,他设计的从来都是几十几天。








不同于同事的手起“刀”落,利落解决,他喜欢在猎物睡梦中下手。








他们的武器不是刀,是一个类似遥控器的手掌大小的东西,顶端设计成最贴合脖颈的完美弧度,只需要输入时间,贴上对方的脖子。








很多掠夺者为了完成任务,选择的是速度型武器,不到一秒就夺走时间,抽身离开,留下一个老人,或者一具尸体。








李希侃的武器是缓慢型,十年一分钟的那种,他从来都是趁对方睡着,贴上对方的脖子以后,仔细观察着他/她面部的变化,看着他/她变老。他很喜欢这个过程。








以前的任务中,最有趣的是一名迪厅少女。








她和毕雯珺一样,很好上手,没有戒备心,也可能是因为在迪厅上班,见过的人多,她把李希侃也当成她客人中最普通的一个。








她很漂亮,李希侃和她纠缠了三天,才舍得下手,在她小房间的床上。








他用甜言蜜语把她哄睡着,自己却一直醒着,趴在床上像观察一件艺术品一样,仔细欣赏她的脸。








记住了她的容貌以后,他输入数字“70”,把武器按上了她的脖子。








她现在18岁,七分钟后,她会变成88岁。








李希侃在七分钟里一直目不转睛,看着她的头发,像雪天里的黑色山峰,一点一点变白;皱纹和老人斑爬上她光洁的额头,平整的眼角,在她的皮肤上开辟河流和支流;她的牙齿正在消失,饱满上翘的嘴唇开始内缩,变成一条细线。








她原本紧实的脖颈皮肤也变得松弛,垮下,似乎用刀划开一个口子,就能整张揭下。








七分钟后,李希侃掀开被子,摸了摸她的胸口,发现还有心跳,很微弱。








女孩在这时候醒来,她已经变成了一位八十八岁的老人,这个年龄听着很吉利,但她应该并不开心。








她看着李希侃,并不认识他。








从那一刻起,所有见过李希侃的人,都被清除了记忆。








“你好。”








李希侃下了床,坐在椅子上,摆出乖巧的样子。








老人坐起来,粉色的情 / 趣/内/衣松松垮垮的挂在她干瘪的身上,衬着她暗淡的肤色,和枯木一般的质感,非常滑稽。








在她坐起来的时候,她的鼻子突然掉落,掉在了床上。








李希侃被这一幕吓到了,他看了眼掉落的假鼻子,再看了看失去鼻子的老人的脸,非常可怕。








“啊——”








这时候她也只能发出嘶哑的叫声,没什么冲击力,像怪物的低吼。








她没有勇气拿起镜子看现在自己是什么模样,干瘪的胸部和枯槁手臂已经告诉她答案。








这是比变老过程更有看头的场景。








但老人没让他欣赏太久,李希侃也没想到她88岁的年纪还是行动敏捷,她打开床边的窗户,使出全身力气,把自己拉近,然后翻了出去。








李希侃还记得,前几天躺在床上的时候问过她,为什么要把床摆在窗边,办事儿的时候不安全。她笑嘻嘻的说,这样方便她看星星。








然后她拉开了窗帘,两个人躺着,沉默着,欣赏浩瀚星空。








他从来不知道,第三空间的星星有这么美,贫穷中挣扎的人有这么浪漫。








现在呢,她用自己的浪漫杀死自己。








李希侃听到一声巨响,和一群人的惊呼。








他跑出门,跑到楼下。房间在六楼而且这个破旧的楼房并没有电梯,他用最快的速度跑下去,看到尸体边已经围了一堆人。








他走近,听到了那些人的议论声:








“老太太不改年轻时候的风流啊,死了还穿这么有看头。”








“诶,这头怎么摔的稀烂,鼻子都飞不见了。”








“据说她那是整容搞的假鼻子,是该掉了。”








“这不是我爸以前的情儿吗,这是去那边陪他老人家啦?”








……








所有和她有关的人,都会接收一份随机生成的关于她的虚构的七十年的记忆,李希侃从他们的言谈中,大概知道了那是什么样的记忆。








他拨开人群,不顾血迹染上他干净的衬衫,把她抱了起来。








“你这么爱美,为什么要选这样的死法。”










李希侃找到承办丧葬的人,在乱葬岗上挑了一片相对干净的地方,这是在第三空间能找到的最好的下葬地点。
两个男人正在一锨一锨挖土,旁边摆着棺/材,一个男人正在刻碑。








“你说什么?”








男人抬头问着这位手拿遥控器的奇怪少年,一脸不可置信,拿着凿子的手因为犹豫而停下。








“我说”,李希侃顿了一下,盯着他。








“享年十八岁。”









05.








还有三天,他就要对毕雯珺下手,不然就算任务失败。那时候,他们正好同居十天。








虽然是同居,虽然毕雯珺住的是李希侃刚来第二空间时随便买的房子,但是,他们并没有确定关系,还不是恋人。








不知道该说毕雯珺轻浮,还是李希侃魅力大,他们见面的第二天,毕雯珺就对他表白了。








李希侃承认,第一天他接近毕雯珺的方法有点俗套,那是他从一部电影中学来的。








电影中主人公在书店第一次相遇,男主角是店老板,女主角是大明星,他们本是互不打扰,在各自领域好好生活的人。但他们因为碰倒一杯咖啡而产生交集,在认识不到二十四小时的情况下接吻。








李希侃嗤之以鼻,他并不懂这种莫名其妙就看对眼的剧情,只觉得是为了省时而突兀加上的增味情节。








但毕雯珺用行动告诉他,不是这样的,那只是爱情产生最快的一种方式,叫一见钟情。








毕雯珺得到他的联系方式以后,在见不到他的情况下,用平均每天十五条消息的猛烈攻势表达诚意。李希侃又是用学来的推拉方式,欲拒还迎,增加情/趣。








不过那样的时候总是少的,李希侃经常出现在毕雯珺身边,和他一起看店,聊天,看书,岁月静好。








但是他一直没同意毕雯珺的告白。








一是因为他不想让这段短暂的关系拥有姓名,尤其是“爱情”这个沉重又飘渺的东西,这是他的负担,是开始就要思索如何结束的难题,是一定会说分手的无实之恋,他是注重仪式感的人,他不想对方在变老五十多岁时,身份还是他的男朋友。即使喜欢,也不能。








二是毕雯珺看着他的时候,他总会想起那个跳楼的女生。








他和毕雯珺对视,总能从对方深情的双眼里看到红色,是女人身下那摊鲜血的红。








他们一点也不像,性别不同,样貌不同,生活的空间不同,但他们对李希侃都有相同的无戒备与不附带任何条件的接纳,这是他的猎物中很少见的情况。








李希侃在毕雯珺对他告白的时候,想起了那个女生,他们给他的感觉都是一样的。他怕结局也一样。








毕雯珺一定会被他夺走时间,但他不想看到他变老的过程,他在七个凌晨四点醒来,观察着毕雯珺的脖子,想把武器放在上面,然后走人,等五分钟,只要五分钟,就好。








但他终归是要回来拿武器的,他一定会看到变老的毕雯珺,那时候,他71岁。








李希侃呢,19岁,他永远19岁,第零空间的人可以自由选择停留的年龄,永远保持下去,他已经活了很久很久。








06.








第三十三天,同居第十天。








距离任务截止时间,还有一个小时。








除去“掠夺时间”的五分钟,他只剩五十五分钟,这简直是为他量身定做的时间点,是他喜欢的“几十几”式的数字。








今天毕雯珺没有回家,已经夜里十一点了,他还没有回家。这让沙发上的李希侃很不安,他总以为毕雯珺看出了什么。








他握着武器,一边等待毕雯珺,一边思考。








他眼前有三个选择,他十天里都在纠结该选哪一个。








一是完成任务,找到毕雯珺,拿走他的五十年,回到第零空间。








二是不完成任务,不拿走他的五十年,但按照规定,他不动手的话,毕雯珺也会失去时间,不过是二十五年而已,剩下的二十五年,乘一百,从他的业绩中扣除。毕雯珺失去二十五年,就会变成四十六岁,比起七十一岁,这是个比较好的选择,李希侃失去两千五百点业绩,也不会怎么样,他还是会回到第零空间,顶多被批评而已,此后可能再也见不到毕雯珺。








三是杀掉毕雯珺,让他永远停留在二十一岁,他回到第零空间,不会有任何影响,只会另接一个任务,换个目标。








三个选择里,毕雯珺的情况,由好及坏分别是失去二十五年、失去五十年、失去生命。








李希侃,他完全是施暴者,他受到的损失,很小很小。








明眼人都知道二十五年是最佳选择,但李希侃觉得,死亡才是。








他无法面对变成四十六岁的毕雯珺,不忍心。








“叮咚——”








茶几上的手机突然亮屏,显示有短信来,声音刚响,吓得他一个心惊肉跳,以为是Justin又催,他还没想好怎么做。








辨认出铃声,他断定不是Justin,又松了口气。








李希侃拿起手机,感觉到几下连续的震动,然后看到了毕雯珺发来的一连串消息:








“我现在在人民广场,刚才下班发现这里在放烟花。”








“我坐在雕塑旁边的长凳上,旁边有一个空位。”








“烟花很美,这里有很多情侣。”








“哇,刚才有人求婚了!!”








“[图片]”








“好幸福的感觉。”








李希侃回了一句:是吗?








毕雯珺的电话突然打了过来,铃声又吓了他一跳。








他接起来,等对方说话。








“喂,希侃?”








“怎么了,你还不回来吗?”








“你不过来看看烟花吗?”








“啊,我也挺想看的……”








“那你来吧,我有些话想说。”








“什么话非要当面说,电话里说也行。”








李希侃虽然这样说着,但已经站了起来,走到门口,手搭上了门把。








“好吧,那我在电话里问一下你。”








毕雯珺的声音很温柔,背景音隐隐约约能听到烟花炸响。








“李希侃。”他只说了他的名字就停下了。








李希侃拉开了房门。








“啊?怎么?”








“今天,我可以追你吗?”








这是毕雯珺每天都会问的问题,他的回答从来都是不可以。








这次也一样。








“不可以。”








毕雯珺失望的“哦”了一声,李希侃却笑了,又说:“你不要追我,我去追你。”








不出意料地,那边传来了毕雯珺的笑声,他笑了很久很久很久,才说:“我穿的蓝色的外套,你可不要找错人了奥。”








“好的。”








李希侃的语气也带着笑意,他没有挂电话,跑了出去,只想快点跑到人民广场,快点见到毕雯珺。








但才跑了几步,离广场还很远很远,眼前的东西,和手机里传来的声音,让他骤然停下脚步。








手机里突然传来爆炸一般的巨响,和一群人的叫声,还有毕雯珺激动的声音。








“希侃,零点了!!这个时候的烟花最美,你快过来!!”








是,零点了,他的时间到了。








眼前是两个黑色的机器人。










07.








毕雯珺坐在公园的长凳上,握着手机,等李希侃的消息,或者人。








刚才他激动地给对方转播零点烟花实况,突然被挂掉电话,一下子被打断,有点失望,但他安慰自己李希侃是不小心挂断的,一定是太着急跑了。








真是,应该早点告诉他的。









08.








这个时候,李希侃正在被审判者押回第零空间。








他因为超过原定时间,任务失败,被组织召回。








他一只脚刚踏进第零空间,就看到一个巨大的电子屏幕,和站在屏幕前面无表情的Justin。








屏幕上是四个血红的大字——任务失败。








果然,他的不安不是空穴来风,毕雯珺的结局,还是鲜血一样的红,刺到他眼睛酸痛。








这个时候,坐在公园长凳上的毕雯珺,会失去二十五年,失去最好的青春时光。








他被扣除的两千五百年业绩,比起毕雯珺的二十五年,什么也不算。他以前引以为傲的身份,让他骄傲的凌驾于众人之上的“掠夺者”,现在却成了凌迟他的尖刀。








看到“失败”那两个大字,看到屏幕上失去意识,正在慢慢变老的毕雯珺,他觉得太残忍,他选择的缓慢型号武器是残忍,大屏转播毕雯珺变老的画面也是残忍。








他挣开押他的机器人,跪地大哭。









09.








还在枯坐的毕雯珺,明明不困,却感觉头很晕,他换了个姿势,靠在椅子上,准备闭目养神。








他闭上眼睛,周围很吵,他也并不想睡,他想等李希侃来。却一不小心陷入睡眠。








梦中,李希侃跑来了,扑到他怀里,说很抱歉让他等了那么久,他只是有点事耽误了而已。








李希侃还说,我可以追你吗?








他说,可以。








他不知道,他正在失去他的二十五年。








这是对他之前执念的一种可怜。








匆匆几十年,








弹指一挥间。










10.








李希侃任务失败后,资料里就添上了不光彩的一笔,一直没接到任务,原本即将升职的Justin也因为手下的失误被取消了资格。








李希侃回来以后状态一直不对,也不想接活,甚至以后都不想再接。








三天后,他终于下定决心,向Justin递交了辞呈。








还以为会被劝留,被开导,但是没有,Justin什么也没说,直接同意。








掠夺者辞职的话,会被放逐到第三空间,不再享有永葆青春和长命百岁的能力,被放逐的那一刻,他就会变成普通人,他经历的每一分钟,都是倒计时。








如果他向普通人透露一丁点第零空间的信息,就会被监控机器人杀死。








李希侃走出办公室,准备去迎接自己的命运。








Justin这时候叫住了他,半开玩笑的说:“我没想到我这么荣幸,带出来一个载入史册的人,我刚用九千年帮你申请了第二空间,你可以被放逐去那里了。”








李希侃不知道这是好是坏。第二空间生存环境是好一些,但想到他和变老二十五岁的毕雯珺生活在同一个空间,觉得太残忍。








凭什么他是正常的十九岁,毕雯珺却是四十六岁。








李希侃觉得Justin是对他任务失败,影响他升职的惩罚,不惜用掉九千年。








他没有道谢,直接出了门。









11.








李希侃在一个普通的清晨醒来,发现自己躺在大街上。








和上次来执行任务一样,他被丢在了第二空间的人民大街,再走几个街区就会看到毕雯珺家的书店。








Justin虐他还要来个全套的,让他触景伤情。








想到毕雯珺他就眼睛一酸,差点流泪,他漫无目的地走,想去书店看看,但又怕,怕看到现在的毕雯珺,怕自己会被愧疚感逼到崩溃。








即使毕雯珺,和所有见过他的人,都被清除记忆,都不认识他,只会把他当成一个奇怪的陌生人而已。








走了一个多小时,他都在原地打转,最后终于说服自己,去书店看看,装成普通客人的样子,看一眼就走,看他现在过得好不好。








李希侃买了一捧花,心情沉重,走向书店。








早晨的书店人很少,他在门外看到柜台边静坐的人,从身形判断,就是毕雯珺。








他心跳加速,给自己做了三分钟思想工作,假设了毕雯珺如今的模样,才终于鼓起勇气,推门进去。








“欢迎光临。”








半个身子刚进去,听到这个中年男子的声音,他刚建设好的防线立马崩溃,眼泪涌出,模糊了视线。








男人站了起来,被这位拿着花进门就哭的年轻人吓了一跳,过来问他有什么事。








李希侃用力擦掉眼泪,但还是一股股的往出涌,止不住,他在泪眼朦胧中看到了眼前男人着急的样子。








熟悉的脸,熟悉的身高。








这一幕他排练了许多遍,但真正来临时,还是招架不住。








他跪倒在地,使劲用头撞着地面,大颗泪水溅到木地板上又炸开,似乎身体上的疼痛能减轻一些心理上的负罪感,他嘴里不断重复着“对不起对不起…我对不起你……”。








男人手忙脚乱,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,蹲下身子拽他,但拽不起来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这时候,门上的风铃一响,有人进来了。








“这……这是在干嘛?”








毕雯珺心说今天遇到的怪事够多的,莫名其妙从公园凳子上醒来,周围全是晨练的大爷大妈,吓得他赶紧跑回店里,却发现一个男孩对着他爸使劲磕头,还呜呜大哭,很惨的样子。








中年男子看儿子来了,遇到救星,招手让他过去,指着跪着的人问:








“雯珺,这是不是你认识的人?”










雯珺?










李希侃猛地站起来,一秒止哭,但还是抽抽搭搭,揉了揉眼睛,看着进了门手脚都不知道往哪放的人。








正是毕雯珺。








他穿着深蓝色的外套,和他在电话里说的一样。








他把眼泪擦干,觉得自己哭的太丑太狼狈,努力挤出一个笑容。








“毕雯珺。”








“啊?怎么?”













“我可以追你吗?”











——头疼的END——









番外:








第零空间,02:19 AM。








范丞丞打开储藏间的门,放出了被困一个小时的Justin。








Justin出门了直接瘫到走廊上,筋疲力尽。








范丞丞居高临下,看着他的样子,觉得有点可笑。








“刷卡进门有记录的,你拨乱时间,把毕雯珺的二十五年又放回去,被扣除了一千倍的业绩,同时也被降级,所以门卡失效。”








“呵,被扣了我还剩点,无所谓。”








Justin不顾形象,四肢大开,一副任人宰割的样子。








范丞丞刚接到Justin发来的“我在储藏间,门卡用不了出不了门,救我一下谢谢”,就赶过来把他放出来,没想到一向优秀正直的小贾还会偷时间,改秩序,他不知道是为了什么。








范丞丞在等Justin起来,但他一直不动,躺在那里,蒙着眼睛,似乎要就地睡觉。








他蹲下身子,把他的手拉开,发现他在哭,无声的流泪。








“怎么,后悔了?”








“没有。”








Justin吸了一下鼻子,说:“为什么我们生来就是掠夺者,自以为是掌控一切的天之骄子,其实一点也不好,不好玩,也不好受,做着和杀人没有两样的事情,为什么不能是普通人呢?第二空间五十亿人,为什么不能有我呢?”








“这时候你说什么废话。”








范丞丞不想回答他这个问题,也回答不了。








但没走两步,听到他小声说的一句话,又停下了。








他说:“我想去第二空间,我也想要在五十亿人里找到我的幸福。”








范丞丞又折过去,把他拎起来抱走。








“五十亿人里没我,你舍得吗?”








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







废话几句:








①匆匆和缓缓没有任何关系,虽然名字像情侣名。
匆匆是因为写这篇文章的灵感是突然蹦出来的一句话——“匆匆五十年,弹指一挥间”。缓缓那篇,是听了“Despacito 缓缓”这首歌,看了歌词,有感而发,写的。








②文中提到的爱情电影是“诺丁山”。








③本来想写be,但是,蒜了,he吧!
文章又叫“长得像爸爸的男孩子的爱情故事”








PS:要开学了,补作业中,意思是坑先缓一缓。
祝大家开学/开工快乐!!!!!





评论

热度(1338)

  1. frigidity星期二想吃羊肉串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糖果橙子酥五毛七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赛赛星期二想吃羊肉串 转载了此文字
  4. 寂静星石五毛七 转载了此文字
  5. 李不会星期二想吃羊肉串 转载了此文字